倒在暗箭下的賀龍

2014-01-06  本文來源于蘇紅網   訂閱《紅星報》 | 向蘇紅網投稿
1966年,是中國極不平凡的一年。這一年疾風暴雨的"文化大革命"爆發了。作為國家體委主任的賀龍元帥也迎來了新的考驗和戰斗。

  毛澤東把吳法憲的誣告信拿給賀龍看,并風趣地說:"我當你的保皇派"

  1966年,是中國極不平凡的一年。這一年疾風暴雨的"文化大革命"爆發了。作為國家體委主任的賀龍元帥也迎來了新的考驗和戰斗。

  9月14日下午,賀龍從外面回到家里。夫人薛明按往常習慣拿了幾份文件走過去。賀龍坐在沙發上,沒有馬上看文件,卻是點上煙慢慢地吸著,臉上也不見往日的笑容。"告我的黑狀",他突然說,嘴角出現一絲冷笑,"可就是沒有告準"。

  原來,早在8月間,林彪一伙就故意制造了所謂的"八二五"反革命事件,借口要追后臺而把矛頭指向賀龍。他們欺上瞞下,把一些長期與賀龍一起工作過的同志抓起來,誣陷為"反黨分子",并揚言說:"這不是幾個人的問題,是反黨篡軍的一個組成部分。"他們對這些老同志加以殘酷迫害,大搞逼供信,要他們揭發賀龍。與此同時,林彪在空軍中的親信吳法憲,采取惡人先告狀的卑鄙手法,向毛主席寫信誣告賀龍,胡說在空軍有一條以賀龍為代表的反黨黑線,誣蔑賀龍是"黑線人物","要篡黨奪權"。李作鵬也遵照林彪的旨意寫了誣告信。

  9月14日,毛澤東主席在中南海游泳池邊接見了賀龍,他把吳法憲的誣告信拿給賀龍看,主席見賀龍沒戴眼鏡,關心地說:"不要急,慢慢地看。"賀龍看完后,面含怒色,一言不發。主席笑著說:"我對你是了解的。我對你還是過去的三條:忠于黨、忠于人民,對敵斗爭狠,能聯系群眾。"賀龍也很坦然,問主席:"是不是找他們談談?"毛主席說:"有什么好談的?"并風趣地說:"我當你的保皇派。"

  9月19日,毛澤東主席告訴賀龍說:"問題解決了,沒事了。"12月28日,政治局開會,毛主席特意親切地和賀龍打招呼,叫他到前面坐。

  盡管如此,林彪、江青還是不放過他。林彪對賀龍說:你的問題可大可小,今后要注意一個問題,支持誰反對誰。弦外之音是讓賀龍跟他走。12月30日,江青也跑到清華大學,找到賀龍的兒子賀鵬飛,惡狠狠地說:"你爸爸犯了嚴重錯誤,我們這里有材料,你告訴他,我可要觸動他啦!"又說:"你媽媽也不是好人!"要他跟父母劃清界限。隨后的一次群眾大會上,江青公開宣布:"賀龍有問題,你們要造他的反!"在林彪、江青一伙的唆使下,與賀龍一起工作過的戰友被揪斗了。街上的宣傳車喊出了"打倒賀龍"的口號。賀龍的家被抄了,大量的機密文件被搶去。圍攻的人群經常擠滿院子,他的家再也沒法平靜了。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襲擊,賀龍極為憤怒:"這是搞的什么名堂喲!我得去見見他們。"他身邊的工作人員為他的安全擔心,勸他不要去,他回答說:"難道我不了解群眾,難道群眾不了解我?!"薛明只好建議請示總理后再說。賀龍同意了,說:"那好,聽總理的!"

  來到周總理家,向總理請示。總理關心地說:"你身體不好,不能見。有什么事我頂著。"總理留賀龍和薛明在他家住下。當時總理的工作十分繁忙。但是,他利用一切機會關照賀龍。有時利用吃飯的時間,與賀龍說說話。對賀龍的孩子,總理也關心地問長問短。賀龍深受感動,說:"總理,你真是教育了我們兩代人!"

  然而,在林彪、江青等人的指使挑動下,中南海也鬧了起來。許多中央負責同志都受到了沖擊。造反派的廣播宣傳車在中南海墻外一遍又一遍地高喊"打倒賀龍"。很顯然,賀龍不宜再住在中南海里。1967年1月18日,總理親切地對賀龍說:"毛主席都和你談過了嘛!毛主席還是要保你的嘛!我本想讓你住在中南海,但現在中南海也有兩派,連朱老總家的箱子也被撬了。為了你的安全,另外給你找個安靜的地方去休息一下。你先去吧,到秋天我去接你回來。""我估計你一下子不會適應這個環境,你可以利用這段時間,讀讀馬列和毛主席著作,練一練毛筆字。"最后,周總理勉勵賀龍說:要活到老,學到老,改造到老。賀龍聽從了周恩來的安排。但是,他萬萬想不到,這竟是兩位共同戰斗了40年的戰友最后一次晤談和永訣。

  年逾古稀的賀龍睡在光光的床板上,沒煙抽了,只好把丟掉的煙頭揀起來……連續45天斷水,他為端一盆雨水而摔倒在地

  1月19日凌晨。周恩來總理親自派人把賀龍和薛明送到京郊的西山,并要求他們嚴格保密。賀龍夫婦住在山腰間的一所平房院落里,除了擔任警衛的戰士外,就再沒有別人了。山溝荒僻,又是與世隔絕,這對在激烈的戰斗和緊張的工作中滾了大半輩子的賀龍來說,實在難以適應,一連幾天,他不是在屋里踱步,就是倚窗沉思,食量減少了,睡眠也差了,有時還突然說:"要回去,能幫助主席、總理做一點事多好啊!"但是,他想起總理臨行前的囑咐,只好安心住了下來。

  然而,林彪、江青一伙的奪權運動卻日益在全國各地展開。賀龍的罪名也因此而不斷升級,他從報紙上了解了這些,非常氣憤,他對薛明說:"他們奪誰的權?這些老干部跟著毛主席南征北戰,是有功的嘛,是為無產階級掌權嘛,都叫他們給奪走了!"一天,他看到報紙上四川奪權的消息,點了幾位老同志的名,更激起了他的憤怒:"說他們是'獨立王國'是有所指的。要搞我,就公開地搞嘛,為什么要找替死鬼?!老子不怕!"他把夫人拉過來,指著報紙憤憤不平地說:"看見了沒有?揪出來的都是好同志呀!清理來,清理去,把好人給清出黨外了!"

  嚴酷的現實,使他決定向黨中央上書,他忘不了1931年至1933年間洪湖地區的肅反運動。當時,王明"左"傾機會主義路線的代理人夏曦掌握了黨的湘鄂西分局的領導權,推行了一整套"左"傾錯誤政策,在黨和紅軍內部,大搞肅反擴大化,對革命同志進行"殘酷斗爭,無情打擊",把一個個對他們有異議的同志,把一個個跟隨賀龍在艱苦卓絕的斗爭中打開湘西局面的領導干部,從軍長、師長、團長直到營、連干部都當作"改組派",有的關了起來,有的被殺掉了。洪湖的縣區干部幾乎被殺完了,有的連隊前后被殺了十多個連長。紅六軍創始人之一,令敵人聞風喪膽的軍長段德昌,從大革命時期就跟隨賀龍的師長王炳南,就是在那時遭到迫害的。一些跟隨賀龍干革命的同志如王尚榮、黃新廷、楊秀山、楊林等,那時都已被捆起來準備殺掉,只是由于賀龍的堅決反對,才幸存下來。

  想起慘痛的歷史,再難抑制住心情的激動:"多少好同志呀,都是忠心耿耿的,能打仗,有本事的……都被誣蔑為改組派而被殺害了,一攤攤的血,真是血的教訓喲!"看到那次肅反中的幸存者,現在又被揪斗、被迫害時,他語氣沉重:"把革命的同志當作敵人來對待,要不得呀!要講清楚,一定要把歷史的教訓講清楚!現在我真擔心有人再搞那一套!"

  經過近一個月的回憶,3月7日,賀龍寫完了一份關于洪湖地區肅反擴大化問題的報告。他回顧了當時的歷史情況,批判了王明路線的罪惡,總結和闡明了當年肅反擴大化的慘痛歷史和經驗教訓,并將報告帶給周總理并轉呈毛主席。他是在用歷史上血的教訓來提醒人警惕和避免血腥的歷史悲劇重演啊!然而,歷史的悲劇正以新的形式在重演,并愈演愈烈。在一個會上,林彪說賀龍是"大軍閥"、"大土匪",是"三反分子"。葉群在總參的會上叫嚷"賀龍要搞反革命政變"。江青也逼著周總理表態"把賀龍揪出來",在遭到周總理的嚴詞拒絕后,她仍不肯罷休,繼續展開誣陷賀龍的種種活動。

  1967年夏,林彪一伙背著毛主席,繞過周總理,逐漸控制了被秘密安排在西山的賀龍的住處,加緊了對他的迫害。他們先是借口有人要揪賀龍,怕被人發現,把窗簾拉上了,不許拉開。接著又把床上的被褥、枕頭全部收走,以至年逾古稀的賀龍和夫人只好睡在光光的床板上,用手臂當枕頭。吃的飯里沙子太多,只好把米從做飯的戰士那里拿來,戴上老花眼鏡去挑揀。賀龍沒煙抽了,便讓夫人薛明拿點錢找戰士買來旱煙葉。他用手搓碎煙葉,再用紙條卷上煙末抽。后來,由于迫害加重,不能再買煙葉了,薛明就把抽剩丟掉的煙頭揀起來,撕開重卷來抽,直到逝世前夕,賀龍抽的都是煙蒂卷成的煙。

  更有甚者,他們竟借口水源困難,連續45天幾乎斷絕了水的供應,每天只給一小壺飲用水,不能洗臉,也不能漱口,以至于每逢下雨,他們都用水盆、水杯接雨水貯用。為了水,賀龍和薛明時不時張望天空,盼望下雨。有一次,賀龍為端一盆雨水而摔倒在地,扭傷了腰,連續18天靠在椅子上,不能行動,大便也解不下來。薛明只好用氧氣筒上的導管,用嘴含了肥皂水給他灌腸。

  秋天到了。賀龍又記起了臨行總理說的話"到秋天我去接你回來"。然而,正是秋天的9月間,賀龍被正式列為專案審查對象,完全落入了林彪、"四人幫"的魔掌。盡管10月份周總理沖破阻力,又兩次派人看望了賀龍。但從此以后,林彪、"四人幫"就切斷了他們的最后聯系。

  失去保護的賀龍夫婦遭受到更為殘酷的迫害。連護理他的醫生也要經過多次政審,精心挑選。結果,他身邊的必備藥品被拿走了,連檢驗糖尿病的試劑也不給留下……1968年3月27日,賀龍突然說不出話來,口角歪斜,頭痛劇烈,被送進醫院,但卻沒有得到應有的治療,反被誣為"詐病"送回住處。

  接到林彪、"四人幫"黨羽送來的一封信,賀龍怒吼道:"撞她媽的鬼!栽贓,完全是栽贓"

  轉眼間到了1968年8月1日,即建軍40周年紀念日。這一天,曾任南昌起義軍總指揮的賀龍特別興奮。他向薛明講起了南昌起義,講起了軍隊的歷史。從南昌起義談到井岡山毛主席與朱老總會師,從抗日戰爭談到解放戰爭,從抗美援朝談到保衛社會主義建設。他感慨地說:"這個軍隊太可愛了!只要這次不被他們害死,將來打起仗來,我們這些老家伙還能出把力!"他充滿自信地斷言:"這樣的軍隊,有人想利用它搞陰謀,辦不到的,是要倒霉的!"驗之事實,這話已成了科學預言!

  賀龍熱愛軍隊,關心軍隊,對軍隊懷有極深的感情。在失去自由后,他常與夫人談論國家的建設、國防和軍隊的建設,以及有關他曾經視察過的建設工地、海防哨所、連隊的食堂、戰士的宿舍,乃至運動員的訓練場。他滿懷深情地說:"要是再能去看看這些地方,看看那些地方的人,該多好啊!"然而,賀龍哪里想到,等待他的是林彪、"四人幫"一伙對他越來越重的迫害和摧殘。

  1968年9月18日,林彪、"四人幫"黨羽送來一封信,要賀龍"交代"歷史上的所謂"罪行"。這是隔離以來向賀龍提出的惟一重大"問題":"1933年蔣介石派熊貢卿到湘西,與賀龍是怎樣談判的?參加談判的是哪些人?最后達成什么協議……"賀龍看完,把信往桌上一摔,怒吼道:"撞她媽的鬼!人都給我槍斃了!栽贓,完全是栽贓!"

  其實,這個"問題"是很清楚的。1931年至1933年,由于王明"左"傾機會主義的破壞,洪湖、湘鄂西地區的革命事業遭受了慘痛的失敗,不僅根據地喪失殆盡,而且紅軍也由2.5五余人銳減到不足3000人。也就在這個時候,1933年12月蔣介石對根據地采取兩手政策,他一面以重兵圍困紅軍,一面又親自委派政客熊貢卿對賀龍進行游說、策反。熊先派梁素佛聯絡,帶著熊貢卿以昔日好友的名義寫給賀龍的信,說是要來敘舊,并愿意幫助解脫困境。賀龍立即識破了熊貢卿的用心,并認為是對自己的極大侮辱,當即報告了黨的湘鄂西中央分局,分局為了搞清蔣介石對中央蘇區和紅四方面軍破壞的情況,遂允許熊貢卿前來。熊貢卿來到后,供述了情況。賀龍便下令把他逮捕了。在從茨巖塘到桑植途中的一個山埡口,賀龍激憤地對部隊說:"今天,我們要槍斃一個壞蛋,他叫熊貢卿。他是來干什么的呢?是蔣介石派來勸降的說客,這對我們紅軍是極大的侮辱。同時他又是奸細,我們絕不能放他回去。蔣介石的算盤打錯了,他完全是癡心妄想。艱苦困難嚇不倒紅軍,高官厚祿收買不了紅軍,陰謀詭計也騙不了紅軍!"接著下令槍斃熊貢卿。這一番大義凜然的話和堅決的行動,凝聚了賀龍對階級敵人強烈仇恨,表現了賀龍對黨對人民的無限忠心。然而,這也在"文化大革命"當中竟成了賀龍的"罪行"?賀龍感到自己赤誠的心被嚴重地傷害了。他抓過一個筆記本,不停地寫上"冤枉"兩個字,一頁紙寫得滿滿的。他說:"他們要是叫我簽字畫押,我就寫這兩個字。要是槍斃我,我就喊冤枉!"整整一天,他都被怒火燒灼著,煙吸得很多,話很少,不時地在屋里走來走去。

  那天晚上,他極感慨,他極激動,話也很多。他對夫人薛明說:"1916年2月16日(舊歷),我20歲時,用兩把菜刀砍了芭茅溪的鹽稅局子,開始鬧革命。大革命失敗后,又拒絕了高官厚祿的引誘,驅趕了敵人派來的'說客',處理了部隊的反動分子,保護了被追捕的共產黨人和農協會員。然后,堅持執行黨的指示,參加了南昌起義。南昌起義失敗后,我脫下將軍穿的馬靴,穿上了草鞋,和周逸群等同志帶著幾支手槍路過洪湖,攻打反動民團,繳了幾支槍。后來我把槍留給當地組織游擊隊,自己回到家鄉桑植一帶發動農民起義,經過艱苦卓絕的斗爭,終于組織了紅四軍,創建了湘鄂西革命根據地。"接著,賀龍又談到昔日九死一生的戰斗和艱難的萬里長征;談到在王明路線時期,自己怎樣處于被排斥和不受信任的地位,又如何不顧個人安危,仗義執言,使革命減少損失;也談到了在張國燾搞分裂陰謀的面前,怎樣堅決站在毛主席一邊進行斗爭的情景。賀龍也談到了他的親屬。這是他第一次告訴夫人,他的親姐姐賀民英、賀五妹在同敵人生死搏斗中壯烈犧牲,妹妹賀滿姑被殘酷地殺害,連尸骨都不能收。戰爭中,賀家宗族上百口人死在國民黨反動派的屠刀之下,他的家被抄,房屋被燒、連祖墳也被挖了……是啊!賀龍是在革命最艱難的時候找到了黨,他跟著黨中央、毛主席,從沒三心二意,從沒有片刻懈怠。他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了黨。"我本來就是在共產黨背時的時候參加革命的。所以無論多么背時我都不怕",他嘆了口氣,聲音低下去了,"可是,現在搞成這個樣子,黨怎么辦?國家怎么辦?"這一夜,賀龍在床上翻來覆去通宵沒有入睡。第二天,薛明在整理床鋪時,發現枕巾濕了一處。

  那幾天,賀龍不斷重復幾句話:"我們黨里出了鬼,出了奸臣啦!"他告訴薛明,1966年9月間,林彪曾陰陽怪氣地說:"你的問題可大可小,今后要注意一個問題:支持誰,反對誰,你還不知道?"但賀龍立場堅定,明確拒絕了林彪的拉攏。

  林彪、"四人幫"一伙之所以瘋狂迫害賀龍。置賀龍于死地,是因為林彪在戰爭年代曾犯有錯誤,賀龍對他作過批評和揭發。他的夫人薛明也清楚林彪夫人葉群在國統區時的情況。更重要的是,賀龍在全軍和全國人民中有崇高的威望,而且決不與他們同流合污,這成了他們篡黨奪權的重大障礙。1969年2月的一天,賀龍用手杖敲打著林彪的照片,憤怒地說:"你這個家伙,為什么不許我革命啊?為什么?過去你有錯誤,我好心希望你改正,現在你倒整起人來啦!"他對薛明說:"還有林彪的老婆葉群,也不是個好東西。"中共九大召開后,賀龍看到公報和中央委員名單,指著林彪、江青及其一伙的名字說:"他們反老干部有功,想把干部都搞光,搞得毛主席身邊沒有人。他們這樣做就是要搞大換班!用心狠毒!"他對黨和國家的前途更加憂慮。

  林彪事件后,毛澤東決定為賀龍平反。周恩來在賀龍遺像前一連鞠了七個躬

  賀龍不僅在政治上受迫害,而且在生活上、身體上也受到了嚴酷的摧殘。他年老體衰,患有糖尿病,尤其需要飲食的調養、藥物的控制和精神上的松弛。然而,林彪、"四人幫"一伙卻利用賀龍患病的特點,對他施行了慘無人道的摧殘。賀龍吃的經常是清水煮白菜,給的飯也時常吃不飽,有時只好到院子里拔些野菜,用白開水洗洗燙燙充饑。然而這些終究解決不了賀龍的營養。糖尿病逐漸失去控制,饑餓和病魔的折磨使賀龍的身體一天比一天虛弱。

  在醫療上,林彪死黨派來了經過六次"政審"精心挑選的"醫生"。這位"醫生"采取各種各樣的花招,抄檢搜查賀龍的藥品,甚至用所謂"組織決定"的名義,把賀龍一些必需的備用藥品全部拿走了。醫療條件越來越差,連每天必需的降糖藥也沒有保證。

  無情的事實使賀龍意識到自己的身體恐怕不行了。但是,他不想死,他要活下去。他用當年長征的艱苦生活來激勵自己。"他們硬是想把我拖死,殺人不見血。我不死!我要活下去和他們斗一斗!"他說:"我相信:黨和人民是了解我的,毛主席總有一天會說話的!"他還風趣地說:"這個要求不算高吧!"

  賀龍決心要活下去。然而,死神在向他逼近。

  1969年6月8日早晨。賀龍照常聽過廣播以后,突然一陣惡心,連續嘔吐三次,呼吸急促,四肢無力。這是糖尿病酸中毒的表現。薛明萬分焦急,立即向監護人員報告,請求醫生救治。但是,醫護人員根本不作認真診斷治療,只是讓那個所謂的"醫生"給打了一針"止吐針",也沒能止住嘔吐。直到晚上八點鐘醫生才來。他們只給賀龍輸上葡萄糖和生理鹽水,就匆匆走開了。他們是向在外屋直接掌握這次"救治"的專案人員"請示"去了。趁他們出去的時候,賀龍對薛明說:"要小心,他們要害死我。"確實,他們后來取了病人的小便去化驗。但他們檢查的并不是病人的血糖的高低,而是要查出是不是病人自己服了毒。那危害病人生命的葡萄糖卻輸了一夜,整整2000CC,他們是要用醫藥謀殺賀龍,還要把"服毒"的罪名安到賀龍頭上。

  第二天,天一亮,醫生要賀龍去住院。賀龍不愿去。他說:"我沒有昏迷,我不能去住院,那個醫院不是我住的地方。"但醫生堅持要住院,并聲稱是"組織上決定,非去不可"。賀龍問薛明:"我去住院,你呢?"薛明看看醫生,見他們沒表態,只好說:"他們允許我去,我就去,如果不允許,我就在這個房間里等你。"

  賀龍被抬出房門,送上救護車,送到了醫院。然而,就在這天下午3點鐘,幾小時前還神智清楚的賀龍卻停止了呼吸,負屈含冤、蒙垢飲恨地永遠離開了人民。

  賀龍去世后,遺體被秘密火化,親屬也不準到場。火化后,林彪、"四人幫"黨羽又把骨灰藏起來,并且下令:不準傳出去,要絕對保密。目的是不讓人們了解賀龍之死的真相。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1971年9月林彪篡黨奪權未遂,駕機叛逃時機毀人亡。全國掀起了批林高潮。此后,賀龍的親屬在周恩來總理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關懷下,到北京團聚了。毛澤東主席、周恩來總理等人非常關心賀龍的平反昭雪。在一次會上,毛澤東講到了賀龍,他連聲說:翻案,翻案,翻案!1974年毛澤東主席和鄧小平談話時說:"要給賀龍平反。"鄧小平立即在政治局會議上作了傳達。1974年9月底,中共中央發出了為賀龍同志恢復名譽的通知。次年6月9日,在賀龍逝世六周年之際,中央舉行了"賀龍同志骨灰安放儀式"。

  周恩來總理帶病參加了骨灰安放儀式,并代表黨中央為賀龍致悼詞。

  48年前,在賀龍入黨儀式上,周恩來曾說過:"賀龍同志是一個好同志!"現在,追悼會上,周恩來又說:"賀龍同志是一個好同志!"并在賀龍遺像前一連鞠了七個躬。1982年10月,中共中央進一步作出了《關于為賀龍同志徹底平反的決定》,徹底推倒了林彪、江青和康生一伙強加給賀龍的一切誣陷不實之詞,對賀龍戰斗的、革命的、光輝的一生,作出了歷史的公正評價。

  賀龍同志永垂不朽!

關于蘇紅網 | 聯系我們 | 商務合作 | 投稿郵箱 | 網站招聘 | 友情鏈接 | 服務條款 |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站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或描述,本站不承擔由此引起的法律責任。
主管單位:中央蘇區紅色旅游聯盟 ? 2008—2013 蘇紅網
单机斯诺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