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蘇紅網 > 紅色新聞 > 人物訪談 >

軍民魚水情——“赤子閩行”暑期實踐隊感言

2014-09-22  本文來源于武漢理工大學????作者:蔣昀辰、黃兆瑩 訂閱《紅星報》 | 向蘇紅網投稿
紅軍長征是一次震撼世界的戰略大轉移,而它的起點就在長汀的松毛嶺。離開龍巖市區,武漢理工大學國際教育學院“赤子閩行”暑期實踐隊的隊員們前往松毛嶺參觀了革命先烈無名碑,在松毛嶺有一萬多名紅軍指戰員為了保護紅色首都瑞金在這里與國民黨中央軍進行了頑強的抵抗,最終英勇犧牲。
        紅軍長征是一次震撼世界的戰略大轉移,而它的起點就在長汀的松毛嶺。離開龍巖市區,武漢理工大學國際教育學院“赤子閩行”暑期實踐隊的隊員們前往松毛嶺參觀了革命先烈無名碑,在松毛嶺有一萬多名紅軍指戰員為了保護紅色首都瑞金在這里與國民黨中央軍進行了頑強的抵抗,最終英勇犧牲。雖然戰斗失敗了,但是七天七夜的戰斗為大部隊轉移創造良好的條件。當我穿上紅軍服,走在這曾經硝煙彌漫的戰場,我驚訝了,一排排的機槍掩體和彈坑仿佛在訴說著戰斗的慘烈。村民告訴我們,當初戰斗結束時,整個松毛嶺尸體遍布,人的四肢甚至掛在樹上,而樹枝爬滿了蒼蠅,把枝頭都壓彎了。村民們冒著被白軍槍決的危險,將可以拾到的紅軍遺骸收集好并埋葬。聽到這里,我們不禁懷著敬仰走到紅軍的無名墓前鞠躬哀悼。

  隨后我們來到中復村,這里的觀壽公祠曾是紅九軍團的指揮部,也是紅軍二萬五千里長征的起點。當紅軍遭到白軍第五次圍剿時,根據地遇到極大的困難,當地樸素的客家人為了給紅軍分擔困難,主動參軍,為紅軍補充了大量兵源。有的新兵是親兄弟,家里的抵梁柱;有的是結婚才一天的新郎;有的是不到16歲的孩子……而這一別故鄉對于大部分人的而言就是一輩子。留下了多少父母的期盼和妻子的獨守空房。我想當時送紅軍的鑼鼓應該是傷感的,就像下著小雨的天。參軍的人當然知道這是九死一生,可他們還是去了,去的義無反顧,這一走就是二萬五千里。

  回到下榻的地方,我仍然不能平靜,在現在的社會,可能已經無法理解這種拋開親情和故鄉的訣別。我認為有一種信服人的理由——他們把紅軍當成了故鄉,把戰友當成了親人。紅軍用最樸實無華的行動感動了他們,不收老百姓一針一線,幫助他們收稻谷,分田地。一切都是這么樸素自然,我想這一定是共產黨領導的軍隊成功的原因之一吧。

(責任編輯:張雪梅)
相關閱讀:
關于蘇紅網 | 聯系我們 | 商務合作 | 投稿郵箱 | 網站招聘 | 友情鏈接 | 服務條款 |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站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或描述,本站不承擔由此引起的法律責任。
主管單位:中央蘇區紅色旅游聯盟 ? 2008—2013 蘇紅網
单机斯诺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