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蘇紅網 > 紅色觀點 > 今日話題 >

“大姐大”誘拐女學生失貞是個大警示

2014-12-08  本文來源于騰訊網   訂閱《紅星報》 | 向蘇紅網投稿
云南臨滄云縣的女學生被性侵事件引起輿論持續關注。官方證實,21歲的許某某作為中間人誘騙了女學生與社會人士發生性關系。許某某這位“大姐大”為何能如此囂張?

“大姐大”的威逼利誘伎倆并不特別,卻對孩子們管用

  許多孩子被“大姐大”誘拐之后,忍氣吞聲,不敢對外說一句。許某的手段其實算不上不高明。

  

媒體報道后,云縣縣政府發表聲明,表示案件告破

 

  媒體報道后,云縣縣政府發表聲明,表示案件告破

  伎倆一:制造恐慌、畏懼,讓孩子們服從自己

  盡管無業青年許某才21歲,卻被稱之為“大姐大”。曝光此事件的云南電視臺記者和一個從KTV會所幸運逃出來的女孩子有這樣一段對話:

  記者:“她怎么嚇你們?”

  學生:“她在我們云縣就是大姐大,我們怎么敢不聽她的話。”

  最后,這個女孩自稱被許某帶去的包間里,大約坐了20名陌生男子,許某還要求陪他們喝酒。起初也有女生不情愿,但迫于對許某的懼怕,女生們最后都喝了酒。

  從中可見孩子對許某的恐懼。黑社會、大姐大、有勢力……這些都是許某身上的標簽。這種“大姐大”形象讓人恐懼,卻又管用,因為恐懼能夠產生扭曲的權力。而越是單純、越是缺乏保護的孩子,對于這樣的“黑社會大姐大”就越是畏懼。前幾天,北京晚報一篇名為《早戀性侵案揭開校園亞文化》的報道提到,海淀區檢察院發現未成年之間的性侵案件上升厲害,而這背后是一種校園亞文化:一些女孩以認“大哥”為榮,這樣就沒有人敢欺負了。這樣對“大哥”“大姐”們的畏懼是共通的。

  伎倆二:然后利用學生去引誘更多女生

  在校園里,同齡人之間很容易互相影響。一旦在小圈子中有人畏懼許某,這種恐懼情緒很容易傳染給別的朋友,最后,許某變為一個“比魔鬼還恐怖”的符號。在畏懼情緒下,大家對于許某的所作所為只能默默忍受,而不是選擇發聲,因為會認為發聲會很慘。還值得注意的是,在以往的許多外部人士作案的校園女生性侵案中,甚至會出現早一些被害的女生又反過來成為施害者,幫著去引誘其他女孩的現象。本案中也是這樣,知情者說,“她事先收買幾個學生,學生不服從她的安排就被打,她就利用學生,把人約出來,約去歌廳里邊唱歌,據說是在酒里下迷藥,下迷藥進行迷奸。”

  

事發中學校園周圍的環境(圖:云南公共民生關注)

 

  事發中學校園周圍的環境(圖:云南公共民生關注)

之所以容易,是因為本案發生在內陸小縣城這個獨特的生態系統里

  類似的典型案件都呈現出同樣的特點:發生在縣域

  社會青年和女學生“談戀愛”這種事情并不少見。但是,系統地、大規模地強迫、引誘女學生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今年7月,在山東泰安東平縣的“社會青年強奸女學生”事件被曝光,情況與本案類似,也是社會青年威逼利誘女生們。更早一些,還有甘肅永靖縣的“黑老大”孔得紅長期強奸多名女學生的案件。

  不難發現,這些典型的事件都發生在縣城,且是比較閉塞的縣城。到底云縣縣城有什么特殊之處嗎?

  從被害者而看:被強迫的孩子們比起大城市的同齡人更加“單純”、怕事

  前文也提到,和“大哥”在一起,求被罩,并不是個少見的現象,好多女生都會這么做。不過,這種現象和本案的情形還是有很多差異性。顯而易見,大城市的孩子們能夠受到的性教育、安全教育更好,他們的父母整體的知識水平也更高,更易覺察出異樣來。比起來,小縣城的孩子們更怕事。

  這是因為不管是法治環境還是居民的法治意識,縣城都要比大中城市差得多。由于文化教育背景的桎梏,小縣城的居民們對于法治的崇尚和理解都要比大中城市遜色,從而人們更加容易迷信“人”。所以,小縣城是要比大中城市封閉得多的人情社會。這樣一來,風言風語的力量更顯強大。人們對于所謂的“丑事”也更加忌諱,秘而不宣。此外,未成年人也是“社會性”的,會去習得、模仿大人們的處事方式,從而“恐懼”、“怕羞”讓她們更不能開口。

  所以,也難怪在以上提到的三起典型案件中,都出現了“大量”、“長期”這樣的標簽,涉及的時間段和人數都有一定規模,而不是個別現象。

  從施害者來說:“大姐大”看起來是個典型的誤入歧途的“縣域青年”

  許某是個21歲的無業游民,一個“社會小混混”。當地人還爆料說,許姓女子只是中間環節,事情可能和當地一個黑社會性質的組織“黃橋幫”有關。

  這兩年,中國社會學者們提出了一個“縣域青年”的概念,而盡管許某被披露的信息不多,卻看上去是個典型的“縣域青年”。如何講呢?“縣域青年”從小在小縣城長大,家長、學校都管不到,而他們習慣游蕩街頭。從小缺少良好的教育和關愛,很容易誤入歧途。因為在“縣域青年”的成長環境中,教育等資源都比較匱乏,更有他們的父母忙于打工掙錢,關心不了他們的問題。而他們長大之后,很可能也不愿意離開熟悉的縣域環境,從而“混跡街頭”,拉幫結派,欺負年紀較輕的孩子。

  就環境而言:縣域,特別是欠發達縣域為學生提供的“安全保護”有局限

  

KTV等娛樂場所,對青少年的安全問題更應該注意

 

  KTV等娛樂場所,對青少年的安全問題更應該注意

  在本案中,許某是把孩子們拉到了KTV等娛樂場所去陪酒。據云南電視臺的節目調查,上述事發的KTV一員工介紹,確實看到過許某帶著學生到KTV。據其介紹,學生們都是許某強行拉進拉出的,許某此前就有這種拉學生出來的行為,且不止一次。如此明目張膽地在工作人員的目光下強迫學生,怎么沒有一個人去管管事情報個警呢?

  在小縣城,這些KTV也有他們的一套生存之道,沒有什么保護未成年人的意識,或者說抱著“不要惹事”的心態。畢竟地方太小,還得做生意。當然,KTV只是個縮影而已,許多其它的娛樂場所也是一丘之貉。更不用談什么治安聯防、社區共同體一起愛護學生了。

這個典型的案件敲響了縣域孩子們的安全問題警鐘

  縣域的治安環境需要特別關注,本案是典型反映

  人們往往更加關注的是大城市和農村青少年的命運,對此的報道也更多。而類似這個案子的縣域青少年的故事,就感知較少了。可是,縣城恰恰是城市與農村的結合體,既有“物欲橫流”的一面,又有“保守封閉”的一面。前一面,讓許多人蠢蠢欲動,后一面又讓不少人畏懼害怕。所以,縣城的治安問題并不好治理。尤其是在基層的警力遠遠不如大中城市,治安聯防意識也比不上的情況下。并且,現階段的縣城還呈現出一個獨特性來,許多農村人口去大城市打拼,但是無法在大城市買房留下來,所以很多人攢錢在縣城買房,把比較年長的孩子送回縣城讀中學,而無法悉心照料。更談不上覺察到孩子出問題了。

  雖然治本很難,但起碼可以通過一些專項打擊進行威懾,保護孩子

  

臺灣的“打黑”專項行動

 

  臺灣的“打黑”專項行動

  在學生安全這個問題上,不僅僅是呼吁家長加強親職教育和責任感,鞭策學校加強對未成年人的看顧,又或者是號召社區聯防可以解決的。學生的安全問題是一個縣城治安問題的典型縮影。當然,未成年人更需要呵護和幫助。所以,包括云縣案在內的這幾起典型案件都提醒了全社會應該關注這個問題。就此組織一些專項的、針對性的行動很有必要。例如我國臺灣地區,“黑幫入侵校園”也曾經是個頭疼的問題,但是通過一些有力的專項打擊行動,抓住了許多犯罪分子,震懾住了不法之徒。保持校園周邊治安,加強巡邏,讓“混混”們不敢造次,也是類似的辦法。

結語

  這樣一起非常惡性的性侵未成年人案件提醒社會,必須正視和關注“縣域學生”們的安全問題。他們往往是大家探討學生安全時被忽略的群體。

(責任編輯:張瑾)
關于蘇紅網 | 聯系我們 | 商務合作 | 投稿郵箱 | 網站招聘 | 友情鏈接 | 服務條款 |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站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或描述,本站不承擔由此引起的法律責任。
主管單位:中央蘇區紅色旅游聯盟 ? 2008—2013 蘇紅網
单机斯诺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