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蘇紅網 > 公益 > 公益人物 > 公益訪談 >

徐永光:為了希望工程四個字我翻遍了辭海

2011-05-19  本文來源于騰訊讀書    訂閱《紅星報》 | 向蘇紅網投稿
“希望工程”的創始人徐永光在朋友眼里是個非常有性格的人,總能帶來驚奇和意外。1986年,37歲的徐永光被任命為團中央組織部部長。仕途上意氣風發的他因廣西大瑤山之行改變了人生軌跡。

徐永光和孩子們在一起
 

  徐永光:1949年出生于浙江溫州,法學碩士,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副理事長,南都公益基金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第九、第十屆全國政協委員。1986年任團中央組織部部長,1989年3月任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秘書長并創建希望工程。
 

  “希望工程”的創始人徐永光在朋友眼里是個非常有性格的人,總能帶來驚奇和意外。1986年,37歲的徐永光被任命為團中央組織部部長。仕途上意氣風發的他因廣西大瑤山之行改變了人生軌跡。貧困地區失學孩子們一雙雙渴望的眼睛深深觸動了他,他毅然從團中央退下來,創辦了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基金會的第一個項目——希望工程,給無數渴望讀書卻又無力上學的孩子點燃了求知的希望。一個注冊資金10萬元的非公募基金,5年后籌資超過2億元,輝煌背后是艱辛。從廣發籌資信,到《人民日報》上刊登廣告,再到“百萬愛心行動”等大型活動,徐永光的永不滿足推動著青基會創造一個又一個奇跡。
 

  口述人:徐永光
 

  身份:“希望工程”創始人
 

  時間:2009年8月6日
 

  農村還有那么多孩子失學,我不能不管


  1986年擔任團中央組織部部長的徐永光到廣西大瑤山考察當地青少年生活、學習的情況。盡管他早已知道金秀瑤族自治縣是國家級貧困縣,但眼前簡陋得不像樣子的學校令他震驚和心痛。很多孩子因為貧窮無緣走入學堂或被迫輟學,他幾天都沒睡好,決心盡一切努力幫助那些孩子。
 

  主持人:您為什么會特別關注貧困地區的教育問題?
 

  徐永光:1986年我隨團中央書記處書記劉奇葆到廣西柳州地區農村進行了兩個月的考察。我現在還記得,在金秀瑤族自治縣共和村考察的時候,有一天中午,村長發給每人兩根小樹枝,沒有碗,考察團的人只能圍蹲在三塊石頭架起的鐵鍋旁用樹枝作筷子撈面吃。我們去了村里唯一的一所小學,教室年久失修,有一半房子都坍塌了。那時候是秋末冬初,孩子們衣衫單薄,教室的門窗漏風,他們就鉆進草堆里聽課。學校一共就有兩件教具:一架轉不動的地球儀和一個珠子掉了一半多的算盤。這個村子有兩千多人口,解放以后從來沒有出現過一個初中生。學校250名學生,全科及格率是零。小學生只能勉強讀到五年級,這個村子90%的孩子處于失學狀態。
 

  我當時觸動特別深,一個是貧困,一個是孩子眼中的憂郁。貧困地區的孩子們不像城里孩子那樣生活優裕,無憂無慮。家里窮,他們很小的時候就要承擔家庭負擔。事實上,教育落后是貧困地區不能脫貧的根本原因,而貧困又直接制約了教育的發展。團中央的職責是服務青少年,對于青少年來說最重要的是教育問題。之前我對教育問題也有過很多關注。
 

  主持人:為什么會想到成立基金會?
 

  徐永光:廣西大瑤山不是個案,在很多貧困地區,適齡兒童都上不起學,得不到應該得到的教育。當時我們調研的結果是,全國每年因為家庭貧困而失學的兒童有超過100萬。農村有那么多孩子失學,我是團中央的干部,不能不管啊。但是怎么管呢?
 

  失學的最大原因是上不起學。如果有人幫他們交一個學期20塊錢的學雜費,他們起就可以讀書了。這筆錢誰來幫他們出呢?當然我愿意出,可是我一個人能解決幾個孩子的上學問題呢?個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如果國家出錢事情就好辦了,可是當時國家沒有用于青少年事業發展的財政預算,等研究討論一番再層層審批不知要過去幾年,而且國家需要錢的地方很多,到底能不能批也沒有把握。國家也不行,誰行呢?群眾的力量是偉大的。為什么不能發動群眾救助失學孩子呢?當時我很興奮,因為腦海里已有了一個解決方案的雛形,那就是建立基金會,動員社會的財力資源,取諸社會,用諸社會。1988年我已經決定從團中央退下來,建立一個基金會,為青少年健康成長提供幫助,首先是為解決貧苦地區兒童失學問題做些實事。
 

  定名“希望工程”他甚至翻起了《辭海》、《辭源》


  1989年徐永光成立了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這個新鮮事物立刻吸引了三個年輕人。孔子說,名不正則言不順,徐永光把這個自己苦心創建的項目看做自己的孩子,為取名甚至翻起了《辭海》、《辭源》。一夜靈感突發,一個響亮的名字誕生了——“希望工程”。
 

  主持人:“希望工程”的創始人是誰?
 

  青基會最初的創始人是我、郗杰英、李寧和楊曉禹。當時,他們三個年輕人主動找到我,表示愿意一起為貧困地區教育事業做些事情。他們都很有社會責任感,也有一種開拓事業的熱情,青基會的發展空間很大,不像在機關里工作有一些束縛。所以我們算得上是一拍即合。
 

  郗杰英是團中央研究室的副主任,他和楊曉禹同時在吉林延邊地區支教,做了一年中央講師團工作,對農村貧困地區的教育落后問題他們都有切身的認識。李寧當時在北京市委工作,曾經在首鋼團委任書記,對青少年教育事業也很關注。而我自己,小時候家庭生活非常困難,父親去世早,我和哥哥姐姐都是因為有了政府的助學金,才能上學讀書的。
 

  主持人:這個工程為什么起名叫做“希望工程”呢?
 

  徐永光:孔子說過,名不正則言不順。為了給這個救助項目命名,我們討論了很久,最開始想出的名字有“精衛計劃”、“春雨計劃”、“愛心行動”等等,但是我覺得都不滿意。我就像父母給孩子起名字一樣,翻起了《辭海》、《辭源》。一天夜晚,我突然靈光一現,想到了“希望”這個詞。孩子是祖國的希望,教育是人類文明的希望,我們做的這項事業本身也充滿了希望。最初的名字定為“希望計劃”,后來郗杰英提出,這項事業是一項艱巨的工程,應該把“計劃”變為“工程”,“希望工程”這個名字就這樣誕生了。很快我就知道這個名字很成功,因為很快大江南北的人都知道了。后來我聽到有人說,希望工程取得的成就很大程度歸功于這個富有感召力和朗朗上口的名字。
 

  主持人:“希望工程”的第一筆捐款是誰捐的?
 

  徐永光:第一筆捐款來得出乎意料的快,在1989年10月之前,也就是青基會正式宣布成立前夕,我們就收到了第一筆錢。有一位老革命,叫帥孟奇,他看到了我們的籌資信,非常同情那些失學的孩子,他捐出了自己幾乎全部的積蓄2千塊錢。當時的團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國青基會的理事長劉延東親自接受了這筆捐款。這是對剛剛成立的青基會最大的肯定和支持。當時青基會只有1萬元工作經費,工作條件十分拮據。辦公室是借用團中央的,連長途電話都不舍得打,工作人員在市內辦公的公共機車票據也不能報銷。支持“希望工程”是對默默付出的最好回報。
 

  為籌資竟在《人民日報》上登貧困廣告


  只有10萬元啟動資金,如何救助全國幾百萬失學兒童,錢是最大的問題。精明的徐永光從溫州老鄉那里得到靈感,廣發籌資信。大膽的他又想到在《人民日報》上登廣告,“希望工程”迅速傳遍大江南北,捐款高潮迭起。
 

  主持人:青基會是如何為“希望工程”籌集資金的?
 

  徐永光:成立之初,團中央撥給青基會10萬元的注冊基金。我們當時算了一下,每個失學兒童每學期學雜費20元,如果在全國資助5萬名的話,每年也要200萬人民幣。這對我們來說簡直是個天文數字。沒有錢我們的理想就沒法實現。
 

  怎么才能籌到錢呢?我老家在溫州,從很多商人朋友那里我獲得了靈感,讓基金會的工作人員從新華書店買來《郵政編碼大全(工業企業卷)》,按照上面的地址向全國工礦企業發了13萬封募捐信。當時所有工作人員的任務就是抄寫地址,幾十萬個信封,上班抄不完下班抄,自己抄不完就發動家人一起抄,徐永光自己也不例外。大約在發了20萬封信之后,我們收到了將近20萬元捐款,在當時這個數目不可小視。這是青基會的第一次飛躍。
 

  每批募捐信寄發后一個月都會出現一個捐款小高潮。但是抄信封要抄到什么時候啊?這種方式效率低,費用高,而且還是不能發動基層群眾的力量。有一天我在讀《人民日報》的時候,忽然想到,《人民日報》發行量幾百萬,如果把募捐信刊登在這樣的大報紙上一定會產生轟動效果的。我跟籌資部的幾位工作人員說了想法,結果半個月了也沒動靜。我一問他們才說“我們了解了一下,報紙上從來沒有登過這種廣告,募捐信上寫的都是貧困的事,人家黨報能給登嗎?”當時那個時代,最忌諱公開場合談貧困。我跟工作人員講,我們做都沒做,怎么知道不許做?誰也沒有規定說不能做的事情,我們為什么自己先要畫地為牢、作繭自縛?我親自參與廣告策劃,寫了陜西女孩卿遠香渴望上學的故事。后來有不少讀者來信說,他們看到小卿的故事感動的哭了。那個故事是完全真實的,它告訴了人們貧困地區的現狀。1991年《人民日報》、《光明日報》、《工人日報》等多家媒體陸續刊登了“希望工程”的公益廣告,這是新中國第一個公益募捐廣告,當年我們收到的捐款突破了1200萬,這是第二次飛躍。
 

  1992年我收到了一封上海的來信,信出自一位退休老干部施惠群,他言辭懇切,希望自己能夠結對救助一個失學孩子,保管小學至高中畢業全部學費,看到這封信的人都特別感動。其實這不是第一封建議結對捐助的來信,我們原本是有很多顧慮的,青基會還特意在《中國青年報》上刊載了“答讀者來信”,表示不進行結對資助。我們最擔心的是,結對會不會被誤認為變相領養。看過施惠群老人情真意切的來信,我們又重新討論。不能否認的是,結對本身是有利于社會更好地參與和監督“希望工程”工作的。權衡再三,大家最終決定推廣結對資助。1992年“希望工程——百萬愛心行動”以“一對一”的方式動員百萬民眾資助失學兒童。1994年依托“國際家庭年”開展了“1(家)+1助學行動”,以家庭為單位或以家庭的某一成員出面資助一名(或多名)失學兒童。1994年底青基會及地方機構累計接受捐款總額突破4億,這是我們的第三次飛躍。
 

(責任編輯:admin)
關于蘇紅網 | 聯系我們 | 商務合作 | 投稿郵箱 | 網站招聘 | 友情鏈接 | 服務條款 |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站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或描述,本站不承擔由此引起的法律責任。
主管單位:中央蘇區紅色旅游聯盟 ? 2008—2013 蘇紅網
单机斯诺克